任正非批孟晚舟公开信不合适消耗全国人民太多精力

(原标题:任正非批孟晚舟发公开信:不合适,全国人民不能消耗太多精力跟她一起感受)

中国经济周刊-经济网讯12月9日,华为心声发布12月2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加拿大《环球邮报》的采访纪要。任正非在采访中表示,孟晚舟12月2日发布的公开信不合适,“全国人民都忙着要干活,要创造财富,争取改善自己的收入,不能消耗太多精力来跟她一起感受。”

这位80多岁的老人,

王尔琢和郑凤翠都是湖南省石门县官桥村人,两人青梅竹马。1923年10月,王尔琢与郑凤翠正式完婚。婚后仅仅三个月,王尔琢得知广州黄埔军校招生的消息,毅然辞别新婚妻子,前去报考。

在王尔琢烈士追悼会上,毛泽东亲自起草了传世挽联:“一哭尔琢,二哭尔琢,尔琢今已矣,留却重任谁承受?生为阶级,死为阶级,阶级后如何?得到胜利方始休!”

这是1927年6月北伐军第四军25师74团参谋长、共产党员王尔琢写给父母的信。信中提到的凤翠,是他的妻子郑凤翠。

1928年8月25日,王尔琢在江西省崇义县思顺圩追劝叛徒时,不幸英勇牺牲,年仅25岁。

王尔琢牺牲后,郑凤翠独自抚养女儿,可这唯一的女儿二十岁时带着终生没有见过父亲的遗憾因病不治。

在离家的三年多里,王尔琢不仅成为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,还在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的培养下,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在北伐战争中,他战功赫赫。

母女俩空等了十多日,也没有等来亲人,只得给丈夫留下一封信遗憾返乡。三岁的小桂芳出生后还未见过父亲,父女俩一生中唯一的见面机会,就这样错过了。

北伐军攻克武昌后,牵挂妻子和从未谋面的女儿的王尔琢写信让母女俩到武汉团聚。没想到,还没等到一家团聚,就发生了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变,全国革命形势发生急剧变化,王尔琢成了被通缉的“中共要犯”,不得不紧急离开武汉。

任正非说,这封信他没看,只看了标题,他认为这样不合适,“全国人民都忙着要干活,要创造财富,争取改善自己的收入,不能消耗太多精力来跟她一起感受。正常的历史长河中,磨难都会出英雄。孟晚舟经历的磨难也会对她的意志产生很大提升,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财富。”

谁知这一走,竟成为这对恩爱夫妻的永诀。

12月2日,孟晚舟发布了一封公开信。信中说,这一年,经历了恐惧和痛苦,失望和无奈,煎熬和挣扎。这一年,学会了坚强承受,从容面对,不畏未知。

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院院长胡振荣:其实相差只有几天,就在这个时候,王尔琢感觉到非常愧疚妻儿,就提笔给父母写了一封信,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“托孤书”。

1927年6月的一天,在武汉的一处街巷里,郑凤翠带着她3岁的女儿桂芳,几经周折,终于找到了丈夫王尔琢为她们租好的住处,但是屋内却空无一人。

等到王尔琢再回到武汉时,才发现妻子和孩子已经回了老家。

此外,台风“利奇马”致宣城地区出现山洪地质灾害。8月9-12日,第9号超强台风“利奇马”给安徽带来强风暴雨,江南中东部有26个站累计雨量超过250毫米,当地直接经济损失达25.94亿元。

2019年,安徽全省平均无降水日数为88天,偏多15天,为1961年以来同期最多。全省平均最长连续无降水日数29天,偏多10天,为1961年以来同期第二长。

他已经为烈士墓地默默守护了三十多年。

王尔琢从武汉赶赴南昌,参加了南昌起义、湘南起义,随朱德、陈毅上了井冈山,历任工农革命军第1师参谋长和红四军参谋长,成为工农红军最年轻的军参谋长。

据介绍,受降水持续偏少、气温持续偏高影响,安徽遭遇近40年最严重的伏秋连旱,11月中旬干旱程度达过程最重,全省大部维持重等以上气象干旱,沿淮至江南北部普遍特旱。

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再次回应了是否会让孟晚舟接班的问题。“担负华为这样一个技术公司的领导人,一定要有很强的战略洞察能力。可能需要洞察未来十年、二十年甚至更远的时间,判断社会或者公司发展的方向。所以,没有洞察能力的人,很难能领导这个公司。”

他说,华为这样一个科技公司,领导人需要有深刻的技术背景。“孟晚舟回来还是继续做CFO,当然这个CFO意志更坚强了。”

持续干旱造成各地农田失墒,多地水塘干涸、水库库容低于死水位,给农业和居民用水带来严重影响。